• 早睡

    Tag: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“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我都是早早就躺下了。”—— 每个安静的夜晚,我又读起了普鲁斯特。这(照片2)是我在北京的第一个家,旧的小区,座落在西城靠近长安街的胡同里,自然没有曲水流觞或者修剪精致的绿化区域,然而院子中间那些颇随意散落般的蔷薇月季,还有蜀葵,银杏等一众花木长得恣意茂盛,满是最自然的气息。

     

    正对着我的窗外即有一棵挺拔的白杨,刚好比这儿的楼高出一截。风起时,哗啦啦的声响不断,晴日里,叶片翻滚像水波粼粼。最好是在下午的晚些时候,太阳斜斜地照进来,也留下了晃动的影子在我的墙上。而我的被子早已被灌满阳光的味道。再或者是晚上,我已经关了灯躺了下来,方发现对面楼的灯光,竟也能穿过细碎的叶子,远远地照进来,似有能安抚人心的诗意。

     

    屋子空间不大,甚或可以说有些局促。连我平日里喝水的杯子都有些尴尬,它有时勉强被置于放电脑的小柜子上,有时则被委屈地置于窗台。对于打造这个小房间,我现在是满脑子的想法,只等着一点点来实现。而厨房就真的是过于狭小,厨具也比较欠缺,住了十多天了,就只煲过一次银耳雪梨糖水,但我想稍晚些时候,还是愿意慢慢添置一些锅碗的,在想做饭的时候做饭。

     

    想来最欣慰的是,终于不必再每天花太多的时间在路上,我开始回复一种自由缓慢的状态。许多个提早下班的日子里,我会花上三四个小时在东城的胡同里晃荡,一条条的小巷子日渐熟悉,有时在气场相符的咖啡馆里看书发呆,也会在偶遇的路边小店填饱肚子,反正回家不再是一件过于周折或者不得不的事情。

     

    并且意外地,我终于重又有了以前在家里才有的那种状态,便是夜里能捧着书读上一阵子然后老早地入睡。我妈知道后很开心,她是时常把“早睡早起,锻炼身体”挂在嘴边的,甚至有一个谬误般的认知便是,她认为这是一个因果式的句子,“早睡早起本身即有锻炼身体的功效”。我曾经较真地和她争辩过,没用啊,并且后来一想也确实没什么必要,这本就不关乎什么重大后果,甚至不关乎对“早睡早起”意义的界定。

     

    有时早上醒来会听到对面小学的队列练习曲的声音,有时是院子里的老人大声地打着招呼。那么我就会在床上再躺上一会,发发呆,直到不再留恋的时候,起床洗漱,吃一份朴素但搭配合理的早餐,出门随意走走,不必急着去上班,也自然不用去挤地铁。我会留意天空的颜色,每天的第一件是是拍下一张照片,不用相机,双眼就够了——红墙,白杨的树梢以及一角天空——画面的构图总是相似的,而颜色就时常变换,这让我总是看不够。

     

    在北京夜凉如水的初秋,我终于找到了这个小房间,有淡绿色的夜晚和宁静,并开始了早睡的日子。我知道是因为我把心放在了这儿,于是这儿就成了家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 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1.我以前的住处,西北偏北

    2.我现在小而残破的窗

    3.在段府旧址

    4.小躺,k我们午后出游

    5.最近喜欢的一家咖啡馆

    6.右图:我住的胡同;左图:东城某胡同

    7.以前每天路过的卡瓦小镇

     

     

        all taken by Minolta XD-7

    on kodak gold 100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

  • 序曲

    Tag:

     

      

      

        

     

      

        

      

      

        

      

      

      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 

        

    现在是6月9号上午的8:48,如果火车没有晚点的话,我该是正要一脚踏入厦门,这座我已经期待了两年的城市。

    两年前的夏天,芳芳在这座城市游走,每天发详细的短信给我,述说她一整天的行程。稍后我在家里把它们整理成word文档发还给她,也算是温习她的旅程。而再晚些时候,我的室友superman也去了那儿,他原本是徒步,后来改乘坐大巴,也是兴奋地告诉我在厦门的所见所感。总之那是一座很少让谁失望的城市。

    接下来的日子,我一边期待着这座海边城市,一边在却暑假的末尾,悄悄把目的地定在另一个海边城市,大连。还记得,刚刚踏入大连时的情景,阳光充沛干净,眼前的城市像是透明的。晚上就去了海边,清晰的记得有明月,有喧嚣的人群,海很温柔,风很惬意,我试图让心里住下更多的东西。那时还完全不懂拍照,不知如何旅行的我,倒也玩得不亦乐乎。

    这两年,断断续续看了很多书,做了许多次纸质旅行,累积了更多的期待。这次,我终于一个人坐火车去厦门。

     

    【这是一篇预先发布的日志,这些照片还是上个月在广州老城区拍的,因为有些像我心目中的厦门,在上路之前,我再看一眼它们,放入脑海,辅助我的想象。】